狸墨子是也

【香索同人】你的答案是

没想到吧,我又填一点坑(眼神暗示)尝试分段x

第三章

        进了公寓,山治所住的楼层偏高,要乘电梯。虽然已经是下班时间,但是现在四下望去,简直可以用空荡荡来形容了。第一次来这么气派的公寓,索隆有些紧张,抓紧了肩带快步跟山治进了电梯。两人进了电梯,按下按钮之后,原本就很安静的电梯里就只剩下电梯运行的声音。因为公寓有活动室,所以中间偶尔会上来几个人,但是到了最后 终于又只剩下他们两个。
        因为刚才谁也没说话,两人都想要说些什么,却总是时机不对,气氛陷入尴尬。索隆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蠢,刚才不知道怎么的就跟过来了,现在这种不知道怎么形容的尴尬气氛就显得有些棘手。索隆斜靠在按钮旁,看着电梯门上自己的倒影,和身后那人在同一平面的模糊的映像,忽然间产生了想要溜走的想法。
        电梯稳稳的上升,就在索隆内心一团乱,努力整理现在状况的时候,
“索隆,你…”
山治突然响起在耳边的声音让索隆着实吓了一跳,
“!”
索隆往旁边一挪,贴在了电梯门上,紧张的看向不知什么时候贴过来的人,脖子僵硬的缓缓的回头看向身后。
“什,什么事!”
        其实,山治本来想着机会难得,不如趁机问问索隆一些有关娜美的事情。但是索隆的反应完全在意料之外。看着索隆僵硬的表情和动作,很好笑。
        可就在这时,电梯叮的一声,门开了。由于没从刚才的惊吓缓过神,索隆顺着逐渐变宽的门缝,也逐渐向后倒去。下意识凭借发达的运动神经,试图后撤半步转过身寻找平衡,但谁能想到,这层电梯口旁边散落了一地的纸张,估计是保洁阿姨顺便收来的废纸,没来得及打捆,被那边的窗户进来的风刮了一地。
        但不管因为什么,索隆这一脚踩下去非但没有稳住身形,反而更糟。眼看索隆就要向前扑去,
”喂,当心!”
        山治赶紧上前伸手拽住索隆的后衣领,但也脚下一滑,随手扶在电梯的门框上,但还是向前摔倒,勉强用膝盖抵住了地。
        在听上去就很痛的落地声之后,索隆由于被抓着衣领所以顺着惯性躺在了地上,后脑勺正好砸在山治抓着衣领的手上。两人的脸一正一倒的对视着,距离很近,是可以感觉到对方的鼻息擦过脸侧的程度。
“痛痛痛…那个,我能,起来吗?”
索隆被盯得有些不自在,先开口了。
“求之不得…”
山治整只左手传来一阵阵钝痛,强行挤出笑容,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索隆有些尴尬的坐了起来,脱离了这令人尴尬的距离。
        试着伸展了一下后背,确认伤势,揉了揉脑袋。
“嘶!”
索隆感觉背部有种火辣辣的感觉,大概是缓冲的时候撞地太狠了。
“请问,圈眉老师。你是想要谋杀我吗?”
这么说着,索隆想要试探着触碰背部发痛的部位,但果然还是吃痛的缩回了手。
        这时候山治已经站了起来,一脸不爽的走到索隆身边,稍稍弯腰一把拉住索隆,让他站了起来,但在索隆谢字还没说出口的时候,忽然双脚腾空,整个人被拦腰扛在了山治的肩上。
“喂!等等…这是要干什么!放开我!”
索隆现在完全不知道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了只能用露在外面的手拍打山治,试图让他松手。
“吵死人了,给我安分点!”
山治本来在找钥匙卡,结果被索隆搞得摇摇晃晃的。
“倒是放我下来啊!你这个卷眉毛!”
索隆又拍了山治几下。
“适可而止吧你这个臭小鬼!”
山治被砸到手正顾着箍紧索隆,这么气乱晃,一使劲,手背又传开一阵疼痛,一生气,山治干脆用另一只手狠狠的在人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索隆万万没想到这种情况的发生,只觉得屁股被挨了一下,顿时停下手上的动作,顿住了,山治也趁机掏出了钥匙卡,进了家。把索隆放在了沙发上,让他坐好,又出门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落在地上。而索隆完全没从刚才的状况里出来。一言不发的盯着茶几,直到山治回来,甚至都取来医药箱,都没有再说什么。
“喂,把衣服脱掉,”
”哈?”
”让我看看你的背。”
”呃…”
”啧…”
山治看着呆呆的索隆,突然觉得现在和索隆用对话的方式似乎并不能使事情有任何的进展。
“请问,绿藻头同学,你是被摔傻了吗?”
山治在索隆眼前晃了晃手,试图唤回索隆的注意力。但没什么效果。
“啊…真麻烦…”
山治只好坐在索隆旁边,上手扒。
“你要干什么!快住手!”
在外套被扒下来的瞬间索隆的意识终于回到了脑袋里。在上身最后一件衣服要被扒下来的时候,索隆突然紧紧抓住衣服,往沙发另一边缩了缩,坚决不让脱,还一脸警惕的死死盯着山治。
“喂,我说。”
山治拍了拍拿过来的医药箱,
“你不脱下来的话,我就不知道该怎么给你处理了啊!”
山治抬眼瞥了一眼索隆脸上的超警惕表情,感觉鸡皮疙瘩都快出来了,
“再说这个表情是要怎样?好像我要对一个纯洁少女做不好的事情一样!”
        索隆本来只是觉得这个老师很奇怪,但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听了这句话之后脑内一个回路被搭起来了。莫非…在初步下了结论之后,索隆开口问道,
“卷眉毛你…虽然不是很确定,但姑且还是问一下…你难道是同性恋嘛?”
索隆抓紧身上的背心,死死的盯着山治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山治现在觉得心里跑过了一千只绿藻怪。
“你小子在说什么啊!难道你脑子里也是绿藻球吗!这是怎样的脑回路才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啊!”
“那你为什么拍我屁股!”
“谁叫你小子乱动个不停!”
“那就放我下来啊!突然把人扛起来什么的就是很奇怪的事吧?”
“我那是对伤员采取的紧急移动措施啊啊!”
        经过一番激烈的问答,索隆心里的结算是解开了,
“啊,原来是这样。”
索隆一脸恍然大悟的敲掌。
        山治觉得这简直是自己人生史上最大的冤屈,但是想到索隆是伤员…
        不可原谅!莫名被别人这么想,尤其是被这个臭小鬼这么想,简直是说不下去!抱着一定要好好报复一下这个小鬼的念头,山治平静了一下心情,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
“啧…先不管这些了,你脱了衣服坐到这边来。”

评论

热度(8)